咨询热线:064-57204439

《等着我》寻找青春和生命的最可爱的人

天山雪云常不进千峰万岭雪崔嵬很远的天山埋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白发的老兵毕生城主着轮回相托的诺言陈俊贵17岁参军。1979年他追随解放军基建工程兵部队前往新疆,修筑独库公路。那里人迹罕至。战士们一年四季与山、戈壁、白雪终日。1980年4月的一次任务转变了陈俊贵的一生。班长郑林书、副班长罗强、老兵陈卫星和18岁的新兵陈俊贵,前去已完成求救的紧急任务。90公里山路,计划一天一夜走完。

《等着我》寻找青春和生命的最可爱的人

未曾想要暴雪急剧下降,更加薄的积雪甚至让走路显得艰难,最后不能爬着行进。2天2夜后,班长郑林书拿走了最后一个被冻得硬邦邦的馒头。我和副班长罗强是党员,陈卫星是老兵,这个馒头给陈俊贵不吃!大家都确切这个活命馒头的意义。如果这次你能死掉过来,请求你到湖北老家想到我的父母几个小时后,体力不支的班长一头恰推倒在雪里,壮烈牺牲时年仅24岁。图为班长郑林书那一天,预示着无尽的恐惧与疲乏,3位战士全部醒后了过去。当陈俊贵醒来时早已躺在了牧民的家里。他和陈卫星活着了下来,副班长罗强亦意外壮烈牺牲。无情的风雪亲眼了催人泪下的情谊,茫茫天山留给了年长的生命,留给了心怀奉献给的英魂。陈俊贵在医院寄居了3年多才康复,被临床为二级甲等残疾。复员后他过着安定的生活,然而没寻找班长的父母,没构建班长的临终前托付,他心中总有忧虑。于是,他和妻子带着7个月大的儿子走上了前往新疆的列车。班长的墓前已是荒草丛生。班长,我回去陪着你了!一家人垦荒种地,度日维艰。喝的是雪水,不吃的是冻菜,就这么城主在天山脚下。一旁打探班长家人的行踪。在守墓的第二十年,陈俊贵再一寻找了班长老家的线索,然而他来晚了,班长的母亲于2003年过世。再度重回天山,他决意要替那些曾多次在这里默默地代价、壮烈牺牲的战士们找寻家人,因为风沙、暴雪等险恶、艰难的环境,当年很多工程兵战士送还了宝贵的生命。 而他们的亲人还没被寻找在乔尔玛烈士陵园,安葬着168名壮烈牺牲战士,为他们寻找家人,沦为了他毕生的愿景。他希望寻找了38位壮烈牺牲战友的家属。他的儿子是天山公路的第二代修路人,入伍后也沦为了烈士陵园的第二代守墓人。在《等着我》现场,爱心寻人团协助陈俊贵寻找了7位壮烈牺牲战友的家属。情感的迸发,兴奋无以凌的泪水。壮烈牺牲战士罗运书92岁高龄的老父亲,紧握着陈俊贵的手,感激他多年来的城主。陈俊贵说道:我替您儿子给您孝个礼!34年里,陈俊贵城主着168位壮烈牺牲战友,守候着基建工程兵用青春和生命铸就的国防公路事业的光荣历史。500多公里的天山公路,每3公里就挖出着一个烈士的忠魂。这座巍峨大山的风雪下挖出一个个为新中国建设奉献给一生的传奇故事。天山路险要,挡住没法英勇无畏的意志。一生守候,只为铭记刻骨的轮回恩情。这些为了共和国代价了青春和生命的最甜美的人,我们要总有一天忘记他们。我们一起找寻!